• <i id='elh6h'><div id='elh6h'><ins id='elh6h'></ins></div></i>
    <dl id='elh6h'></dl>
    <i id='elh6h'></i>
    <span id='elh6h'></span><fieldset id='elh6h'></fieldset>

      <ins id='elh6h'></ins>

      <acronym id='elh6h'><em id='elh6h'></em><td id='elh6h'><div id='elh6h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elh6h'><big id='elh6h'><big id='elh6h'></big><legend id='elh6h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1. <tr id='elh6h'><strong id='elh6h'></strong><small id='elh6h'></small><button id='elh6h'></button><li id='elh6h'><noscript id='elh6h'><big id='elh6h'></big><dt id='elh6h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elh6h'><table id='elh6h'><blockquote id='elh6h'><tbody id='elh6h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elh6h'></u><kbd id='elh6h'><kbd id='elh6h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elh6h'><strong id='elh6h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秘密約會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38
            • 来源:台湾人体艺术_台湾三级_台湾三级片

              每天下班回傢,遲思方都要兜個大圈子,偏要走人聲鼎沸、擁擠不堪的東郊巷。原因很簡單,巷子裡遍地商販:賣菜的、賣肉的、打把式賣藝的,絡繹不絕,格外熱鬧。在工商局做事的遲思方從這兒走,可謂一箭四雕:瞧熱鬧、運動減肥、端足架子擺威風,更重要的是還能省下幾兩碎銀。

              這天下午,遲思方一走進巷口,擺菜攤的商販便滿臉賠笑地吆喝上瞭:“遲大哥,捎上二斤茄子吧。你看多新鮮多嫩,跟大姑娘的胳膊似的,一掐都出水兒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呵呵,又在胡說八道,誰傢姑娘的胳膊長個紫不溜秋的茄子色?既然你說瞭,那我就來二斤。賬先記著,明兒個一起給。”說是記賬,可大夥兒心知肚明,遲思方口中的“明兒個”,就跟天上的星星似的,看得見,卻永遠都摸不著。笑呵呵地接過茄子,遲思方的目光又落在瞭旁邊的魚攤上。半米見方的鐵皮盆裡,一條條尺長的鮎魚活蹦亂跳,精神頭十足。鮎魚燉茄子,才是道好菜嘛!遲思方喜上眉梢,問:“喂,怎麼賣的?”

              攤主是個新來的,臉龐黝黑,粗聲粗氣地回道:“八塊錢一斤,兩斤十五。”“你給我稱一條大的。”遲思方指著最長的一條說。攤主動作蠻利索的,大手往魚盆裡一撈,順手扔到瞭電子秤上。“二斤六兩,算你二斤半,十九塊錢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行,賬先記著,明兒個一起給。”遲思方邊說邊伸手去接。誰料,攤主眼皮一耷拉,又將鮎魚仍回瞭魚盆:“小本經營,概不賒賬。你明兒個再買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遲思方一聽,當即來瞭個面紅耳赤。奶奶的,我遲思方可是工商局的,管不著飛機上天、輪船下海,可正管你個小商小販!你也不打聽打聽,在東郊巷,我拿誰的東西花過錢?行,算你有種,咱們騎驢看唱本,走著瞧!

              遲思方愣怔片刻緩過神兒來,氣鼓鼓地抬腿走瞭。走出十幾米遠,人又停下瞭。遲思方喜歡吃肉,頓頓離不開葷腥。眼下光“買”瞭茄子,還沒買肉呢。沒肉咋下鍋?心下嘀咕著,遲思方扭頭看向肉攤。這回,得找個識相的,萬一再碰軟釘子,可就栽大瞭!四下一看,遲思方盯上瞭一個也就二十歲出頭的小姑娘。姑娘的長相雖算不上國色天香、沉魚落雁,倒也清秀耐看,一說一笑,嘴角還露出兩個迷人的小酒窩。

              就她瞭!打定主意,遲思方走向攤位。不等開口,姑娘便笑著沖他招手:“大哥,割點兒肉?這可是純天然的綠色豬肉,不管炒著吃燉著吃炸著吃,隻要不生吃,都香著呢。”

              這姑娘,真會說。聽著銀鈴般的嗓音,遲思方消氣瞭:“那就來一斤腰條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好嘞,腰條全是瘦肉,十二塊錢一斤。”姑娘很快秤好,遞來。遲思方掏出二十塊錢,瞟著姑娘苗條的身子搭訕:“這腰條真不錯,跟你的小腰一樣瘦。給,找錢。”

              自打一年前走東郊巷以來,這可是遲思方第一次沒讓攤主記賬!姑娘莞爾一笑:“是嗎?那您今後可要常來哦。您拿好,慢走。”

              天天從東郊巷走,當然會常來。腦海裡滿是姑娘的甜笑和酒窩,遲思方不由動瞭心思。雖然我官兒不大,但罩著她是小菜一碟。第二天,遲思方便跟領導反映,東郊巷太亂,無照商販太多,應該好好整治整治。領導答應瞭,讓他負責整頓。遲思方連連點頭,不停地打保票:“請領導放心,我一定秉公執法,讓東郊巷變成本市環境最好的菜市場!”

              第一個要查的,自然是那個魚販。證照齊全,不行,電子秤得驗。秤沒毛病,那就查魚。魚最容易攜帶寄生蟲,必須化驗……魚販氣得直罵娘,卻隻能幹瞪眼,沒轍。還有那個姑娘左右兩邊賣豬肉的商販,也被查瞭個滴水不漏,就差去盤問豬的祖宗八代是否患有傳染病瞭。一番折騰,怨聲四起,唯有那個姑娘受瞭益。一來二去,遲思方不僅知道瞭姑娘芳名叫宋倩,兩人的關系也越來越近乎。

              一天傍晚,遲思方背著手,邁著四方步又從東郊巷走。賣茄子的商販依舊熱情,可賣魚的一瞄到他,差點兒把腦袋埋進瞭褲襠。小樣兒,蔫瞭?哼,跟我較勁兒,你還嫩瞭點!遲思方哼著小曲,得意洋洋地走向宋倩的豬肉攤:“宋姑娘,生意還好嗎?”

              宋倩抬頭一看,白白嫩嫩的粉臉笑開瞭花:“好,好。謝謝遲大哥。來點兒啥?排骨還是腰條?”“呵呵,我就喜歡腰條。”說這話時,遲思方兩眼放亮,盯緊瞭宋倩的細腰。而且,“腰條”兩個字被他咬得格外曖昧。不想,宋倩不但沒急沒惱,反而吃吃地笑:“既然喜歡,我就白送給你一塊。”

              白送?看她笑得兩頰緋紅,莫非對我也有意思?遲思方伸手摸向案板上的腰條,試探地問:“那我摸摸,行嗎?”“行不行,還不是你說瞭算?”宋倩在送給遲思方一塊豬肉的同時,還搭上瞭一個飛眼。遲思方登時樂蒙瞭。當天晚上,一鍋豬肉燉粉條沒吃完,他便找個借口,屁顛屁顛地溜出瞭傢門。

              去哪兒?當然是去找宋倩。宋倩辦理營業執照登記的住址是東郊新區78號。東郊新區地處城鄉結合部,剛剛開發,居住的大多是菜農和養殖專業戶。宋倩要想穩穩當當、順順心心地做生意多賺錢,他這棵樹雖說算不上枝繁葉茂根深蒂固,但也值得一靠,縣官不如現管嘛。坐在出租車裡,遲思方美滋滋地想瞭一路。

              二十分鐘後,遲思方下瞭車。踩著坑坑窪窪、高低不平的窄巷轉悠瞭一圈,還別說,真找到瞭78號。遲思方腦子不笨,眼珠子骨碌碌一轉,彎腰撿起塊小磚頭扔進瞭院。這叫投石問路。住在這片棚戶區裡的人,傢傢戶戶都養狗。狗一叫,主人定會出來查看。如果是宋倩,再好不過;如果是別人,特別是男子,那就趕緊打道回府。

              “誰呀?”果不其然,隨著脆生生的詢問聲響起,宋倩推開瞭門。遲思方瞪大眼睛,身前身後一通瞅。太棒瞭,一個旁人都沒有!

              “宋姑娘,是我。”遲思方躲躲閃閃地湊上前。宋倩拍拍心口,嬌嗔:“原來是遲大哥啊,你可嚇死我瞭。對瞭,你怎麼來瞭?”遲思方撓撓頭,笑嘻嘻地說:“我,我喜歡腰條——”

              “饞貓!你就不怕讓你老婆知道啊?”宋倩伸出手指,點瞭一下他腦門,小聲說:“我爸在傢呢。走,我帶你去另一個地方。”

              遲思方喜不自禁,忙不迭地跟在宋倩的屁股後面。拐瞭幾個彎後,一座院落寬敞的平房出現在眼前。宋倩掏出鑰匙打開門,嬌滴滴地說:“遲大哥,這是我傢的老房子,平時沒人住。你記著點路,今後想我瞭,就來這兒。”“倩倩,記住瞭,記住瞭。我可天天都在想你。”一踏進房門,遲思方便張開雙臂去抱宋倩。誰想就在此刻,院外突然傳來一個男人的動靜:“小倩,是不是你在院子裡?”

              “壞瞭,是我爸。他怎麼來瞭!”宋倩慌神瞭,忙忙地將遲思方推進一扇門,再三叮囑說:“這道門直通後院,我爸要不走,你就跳墻。千萬別讓他看見你。”

              這道門的確直通後院,可遲思方奔進去後才發現,院墻足有三四米高,墻壁是用水泥抹的,對大腹便便的他來說,要想翻過去簡直比登天都難。更令他哭笑不已的是,後院是豬圈,數十頭膘肥體壯的公豬母豬圍著他這個“入侵者”,嗚嗚直叫。糟糕,豬叫聲引起瞭宋倩老爹的註意,牽著一條站起來比遲思方都高的大狗走進來:“小倩,豬圈裡是不是進畜生瞭?”

              “咱院墻那麼高,就算進來畜生也跑不瞭。爸,你趕緊回傢吧。”宋倩趕忙阻攔。遲思方擔心被發現,慌忙貓腰進瞭豬堆裡。宋倩老爹再沒往裡走,把大狗往門框上一拴,說:“還是小心點兒,讓狗在這兒看著吧。走,回傢。”

              前有大狗虎視眈眈,後有肥豬拱來拱去。這一夜,遲思方進退不得,弄得滿身都是豬糞。不過,他還是聽明白瞭一件事,宋倩老爹的聲音,居然和那個賣魚商販的聲音一模一樣!

              從此後,遲思方改變瞭回傢的路線,再也沒從東郊巷走過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