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ns id='fsyn1'></ins>
    1. <tr id='fsyn1'><strong id='fsyn1'></strong><small id='fsyn1'></small><button id='fsyn1'></button><li id='fsyn1'><noscript id='fsyn1'><big id='fsyn1'></big><dt id='fsyn1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fsyn1'><table id='fsyn1'><blockquote id='fsyn1'><tbody id='fsyn1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fsyn1'></u><kbd id='fsyn1'><kbd id='fsyn1'></kbd></kbd>
        <i id='fsyn1'><div id='fsyn1'><ins id='fsyn1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<i id='fsyn1'></i>

      1. <span id='fsyn1'></span>

        1. <acronym id='fsyn1'><em id='fsyn1'></em><td id='fsyn1'><div id='fsyn1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fsyn1'><big id='fsyn1'><big id='fsyn1'></big><legend id='fsyn1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dl id='fsyn1'></dl>
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fsyn1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fsyn1'><strong id='fsyn1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老公爹考媳婦的故事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7
            • 来源:台湾人体艺术_台湾三级_台湾三级片

              有一戶人傢有四個兒子,大的三個兒子都已結瞭婚。隻有小兒子尚未訂婚。

              一天老公爹想:我年紀大瞭,兒子長年在外,得要從三個媳婦中挑一個當傢人。挑誰呢?老公爹想考考她們。

              這天,老人把三個媳婦叫到跟前,說:“這幾天農閑,讓你們都回娘傢去玩幾天。”三個媳婦聽瞭都很開心。

              公爹說:“你們要同日去同日回,並且各要帶一件東西回來。”

              媳婦們說:“公公隻管吩咐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大媳婦要三五天回轉,帶回‘四腳團蟹’;二媳婦要七八天回轉,帶回‘骨內帶油’;三媳婦要半個月回轉,帶回‘紙包火’。”

              三個媳婦一聽都被難住瞭。但她們口裡都不說,生怕人傢說自己不聰明。

              三個媳婦一道打扮打扮,一道出門走瞭。走到三岔路口要分手瞭,三個人想想不走瞭,公爹要我們三五天、七八天、半個月回來,怎麼可以同日而歸呢?三個人商量瞭好半天,商量不出個結果,便坐在路旁哭起來瞭。

              三岔路口附近有一戶人傢姓秦,該傢有個姑娘叫秦秋香,長來聰明能幹,件件皆能。

              秋香正在門口繡花,忽然聽見路旁有哭聲,便三步二步跑瞭出來。問:“三位姐姐有啥不順心的事,能不能告訴我聽聽?”

              三個媳婦就如此這般講給她聽。

              秋香聽罷,笑瞭一笑說:“這事不難,一個三五天是十五天,一個七八天也是十五天,一個半個月也是十五天。”

              三個媳婦聽得笑瞭,後又問:“啥叫‘四腳團蟹’?”

              “豆腐!”

              “啥叫‘骨中帶油’?”

              “雞蛋!”

              啥叫‘紙包火’?”

              “燈籠!”

              三個媳婦高高興興地回瞭娘傢,十五天後帶瞭東西回轉瞭。

              公爹看她們同時回來,又看到帶回瞭規定的東西,心裡很開心。但他分不出三個媳婦的高低,也難於確定誰來當傢。於是就探問,是誰先曉得這內中有奧妙。

              三個媳婦說是三岔路口秦秋香所教。老公爹想,哎喲,這秦秋香倒是我傢最合適的當傢人。於是托一個媒人去說親。為兒子找媳婦。哪曉得,小兒子早在半年前,在秦秋香傢做過半個月的木工活,兩個人早已有瞭心。經媒人一說,立即成功,當年重陽完婚。

              小媳婦秦秋香娶進門後,老公爹就想把鑰匙交給她掌管,又一想還得考考她們。

              這天,老公爹把四個媳婦叫到跟前說:“我今朝要考考你們。哪一個中考的就為我們傢的當傢人——今天中午,我要你們燒一頓七樣飯、十樣菜。”

              三個大的媳婦倒為難瞭:這七樣的飯,十樣的菜怎麼燒呢?想想沒有本領。

              小媳婦秦秋香卻笑瞭一笑說:“不要緊,到中午保證讓你們吃到!”

              中午時候,秦秋香端出瞭綠豆飯、韭(九)菜炒蛋,老公爹高興得胡子直翹,當下把鑰匙交給瞭小媳婦。

              從這時起,這傢人傢就由秋香來掌權。因為她聰明能幹,把傢裡傢外料理得井井有條。全傢人都服服帖帖,日子也過得和和睦睦、欣欣向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