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cronym id='ozfb'><em id='ozfb'></em><td id='ozfb'><div id='ozfb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ozfb'><big id='ozfb'><big id='ozfb'></big><legend id='ozfb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1. <dl id='ozfb'></dl>
  2. <span id='ozfb'></span>
    <i id='ozfb'></i>

    1. <fieldset id='ozfb'></fieldset>

      <code id='ozfb'><strong id='ozfb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<i id='ozfb'><div id='ozfb'><ins id='ozfb'></ins></div></i>
    2. <tr id='ozfb'><strong id='ozfb'></strong><small id='ozfb'></small><button id='ozfb'></button><li id='ozfb'><noscript id='ozfb'><big id='ozfb'></big><dt id='ozfb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ozfb'><table id='ozfb'><blockquote id='ozfb'><tbody id='ozfb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ozfb'></u><kbd id='ozfb'><kbd id='ozfb'></kbd></kbd>
        1. <ins id='ozfb'></ins>

          奇遇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37
          • 来源:台湾人体艺术_台湾三级_台湾三级片

            西望一片霧氣蒙蒙的山影,就是西炎山。從那裡去往道士塔的路隻有一條。兩年前,我在那條路上巧遇瞭一個自稱長生不老的人。他隨我繞過最難行的一道山徑,實在太累瞭,我不得不停下腳步喘氣。這時,他朝我擺手。萬丈樹林早被霧氣揉成瞭一團黛綠。上山前,我想一定要在天黑下來前趕到道士塔。因為,和友人約定好的。人在路上,不斷被錯誤的方向耽擱,搞得我越來越擔心遲到。

            那人氣喘籲籲地站在一棵樹下。

            “我、我、我給您……”雙手抱拳。

            山下有眾多乞丐跟遊人討錢。有時,他們會搖身一變成為西炎道士。說自己是西炎山道士絕對是一個好噱頭。然後,手一指,山上隱隱約約浮在山霧中的道士塔,意思顯見:“呃,我就是從那兒下來的。”很多外地人來我們這裡,都要在他們那兒花去數目不等的錢,獲得各種關於吉兇的說辭。

            史載此地多出奇人異事。很多文人在此隱居過,如李贄。所以,逢人開口說幾句文辭不稀奇。他徐徐地說起瞭他的故事。我要走,他就擺手示意我聽下去,我剛才為甩掉他,走急瞭。現在,我覺得腿肚在發抖。我坐在石墩上,撫摩著我的腿肚聽他說—

            “我本傢境殷實,無奈……殺瞭人,隻得來山中。”

            “哦。”我看著他,“你長得可不像……倒像個道士。”

            後來,他說離他上山時有一百多年瞭。我問:“然後呢?”“我是不死之身,我倒想以神通助人迷途知返。”我微微一笑,學著他的樣子,雙手抱拳,向他辭別。我要走,他看樣子並不急於阻止我。

            “兄臺,叫我好等。”他說。

            這時,我在他身後的樹上,看見一隻樹鼠。我從未看見過這麼大的樹鼠,有七歲孩童大小,並且通體灰黑。我越過他的頭頂看過去,樹鼠眼神呆滯地註視著我們。

            我說:“迷途知返?”

            “非也,非也。”那人固執地和我保持著一個可以對話的距離。

            我有點兒惱怒,便沖他喊:“兄臺,我是這山上修行的。下山幾日,今日回道士塔!”說著,指瞭指,“看到瞭吧,再不走,山裡就黑瞭。”

            臨行,我不忘折回幾步,靠近他一些。對他說:“你殺過兩個無辜者!”

            然後,我得意地走在瞭路上。走瞭很久,我也不回頭去看他,身後的山林越來越黑,陷入瞭一片濕漉漉的山霧中,我以為嚇跑瞭這個人。“一百年前,我曾經殺死瞭你。”那個怪聲撲上來。我猛然停步。

            “你又來啦?”我被莫名其妙的感覺吸引瞭。這個不死之人讓我想借此給自己找點兒樂。我笑說:“要不,你給說說一百年前為什麼殺我?”他說:“我們為一個女子!”他為我描述的故事是這樣的:一個肌膚雪白的青樓女同時喜歡上瞭我們。然後,我出手想殺他。結果,他一個失手,我死瞭。故事至簡,我覺得很有趣。

            “我殺瞭你。”

            “殺瞭我?”

            “對,不過,是失手。”

            “你在這裡等我一百多年?”

            “我們有約,隻要找到你……”

            轉念想,他跟我上山,腿腳也辛苦,幹脆給他點兒錢打發掉算瞭,於是伸手掏錢。突然一聲大叫。我在他身後的樹上看見瞭那隻鼠。

            “小姐!”那人叫道,滿臉浮現驚恐之色。很快地,他扭轉身子,像災禍來臨那樣,一路追瞭去。我看著他,身裹一團青煙,直直追下瞭幾個林坳……

            很多年沒有見到過樹鼠。這種小動物在我小時候去的西炎山上很多見。奇怪的是,自從這次見過一次大個兒之後,再也沒見過。後來,我一個人在道士塔的客棧裡等友人。左等右等,都不來,我隻能先睡下。第二天下山再說。夜裡,就聽到客棧裡的人聊,傍晚來瞭一個瘋子,說要找一個死於一百年前的人……